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推荐列表

越夜越美丽 各地治理夜市如何化腐朽为神奇

2018年03月07日 14:09    作者:    来源:新浪网    [纠错]

  有人说,“逛夜市是认识一个城市最好的方式”。在许多国家或地区,夜市不仅拥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完善的管理,更成为当地独具特色的“城市名片”。但是日前,上海的几大“夜市”却引起了一番话题和讨论,大家对“夜市”又爱又恨,该如何在保障消费安全、保护城市环境的同时,满足市民对夜市生活和文化的需要?部分国家或地区的经验做法也许值得借鉴。

  中国台湾:有摊主自治委员会

   

  台湾夜市

  台湾夜市是到台湾旅游的必去景点,不管时间多晚,都能在夜市上找到可口的食物,甚至还能买到当今世界最流行的东西,夜市已经成为台湾的特色之一。在夜市摊贩的管理方面,台湾的经验值得借鉴。

  台湾每座城市都有夜市,到台湾的旅游者有许多人是冲着那里的夜市去的。台北市规模较大且具有代表性的夜市就有士林夜市、通化街夜市、华西街夜市和饶河街夜市等。

  有媒体报道说,台湾夜市形成了“夜市文化”和“夜市经济”现象。夜市不仅成了台湾小吃的集散地,同时还有个性流行衣服的摊位,当今世界最流行的东西都能在夜市中看到、买到。还有打气枪、设飞镖、下赌注的玩乐摊位,可谓台湾的一大特色。台湾的夜市文化之发达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夜市和台湾人的生活密切相连,吃、喝、玩、乐、穿、戴、用等,都可以在那里得到满足,而且花费少,所以夜市是台湾老百姓过日子的乐趣,是生活多滋多味的凭证。也正因为夜市的重要性,所以每当台湾“大选”,各政党都要到夜市去拉选票。

  台湾夜市也曾出现过乱象,而且夜市管理也曾无法可依或者有法不依。早在1999年,台湾曾经颁布过 《摊贩管理规则》,其中第10条规定:“都市重要地区、观光地区、市场周围、重要交通道路等处所及饮食摊贩,不得发给流动摊贩许可证。”但这一法规引起了市民的强烈不满。众所周知,台湾夜市给台湾民众提供了诸多便利。所以台湾夜市有其存在的必要性,这一法规也就显得有些不切实际。

  总体而言,台湾的夜市发达,一方面有历史原因,另外与当地政府的管理也有很大关系,比如台中市就制定了 《台中市摊贩管理辅导自治条例》,对夜市的各主管部门的职责有明确规定,同时对摊贩也提出详细要求,如摊贩不得妨碍交通、社会秩序、制造噪音及其它违规行为。

  另外,台湾许多地区政府在照明、给水和给电、卫生以及排水系统等公共设备方面对夜市摊主有一定要求,并进行严格检查,如每位摊主必须设有垃圾桶,而且要分类。在卫生方面如果被消费者举报,情节严重的会被取缔。因摊位是固定的,摊主为了自己的生意,大都努力自觉维护自己的信誉。至于没有合法营业执照者,最高可被处罚1万元新台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各夜市都成立有摊主自治委员会,它扮演着当地政府市场管理机构与摊贩沟通的角色,同时对夜市的各个方面进行协调,而且会以摊贩营利目的为前提对消费者的需求更加重视。它的职责是:维持营业秩序;负责清理卫生;该区段无证及违规摊贩之查报检举。例如,台北宁夏夜市的商贩就成立了“宁夏夜市观光协会”,夜市的所有摊贩都是协会的会员,协会内设理事长、若干理事、总干事和财务等等。作为自治组织,摊贩们别出心裁推出了“环保夜市”的理念,吸引了更多的当地民众及各地观光客。

  首先,宁夏夜市提出“不同流合污”,即安装油脂截留器。油脂截留器可以将营业时所产生的油污水有效过滤分离、截留油脂,再将符合排放标准的污水排出。每周宁夏夜市观光协会会派专业清洁公司来抽取油污水,费用由会员共同分担。这样的截留设备可以减少污水留下的恶臭,也可以保证附近下水系统的畅通。除此之外,宁夏夜市观光协会为保障食品原材料安全,鼓励商贩们定期将原材料送到相关部门检验。

  当然,台湾的夜市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卫生条件还比较差,摊贩自己设立了垃圾桶,但因为街道两侧没有垃圾桶,结果出现了垃圾随处可见的现象。乞丐沿街乞讨,机动车随意停放,这也给交通带来了麻烦。台湾有媒体报道说夜市成了治安死角,当地政府难以有效管理,其中主要原因是当地政府还缺乏整体规划。

  韩国:不会硬性取缔非法摊点

   

  韩国夜市

  华灯初上,小摊小贩占据了主干道,一家挨一家,吆喝声不断:卖皮鞋卖拖鞋的;卖衣服卖皮夹的; 卖耳环、吊坠、项手镯的; 卖手机链、钥匙链的,还有很多流动车摊,卖的东西有烤栗子、辣年糕、鱿鱼卷……这些摊贩中当然有不少是流动摊贩,但巡查人员一般不没收违规摊主的东西,很少出现与摊主的暴力冲突。

  据介绍,一般来说,管理摊贩的事情归所在地区的洞事务所(相当于中国的街道办事处)管理,一方面洞事务所没有那么多人力,另一方面,只要这些小贩不影响交通,他们也不会使用强力手段加以取缔。这些小贩,都是城市里的低收入者,如果硬性取缔,他们的生活就会遭遇困难。

  1988年之前,首尔的街头摊贩也曾是城市管理的一大难题,当时的执法者也有过粗暴的行为,没收甚至当场毁坏物品,也曾引发一些肢体纠纷。

  这些摊贩有自己的行业协会——“全国摊店业主联合会”,多次到市政部门示威,争取自己的合法地位。于是,1988年奥运会前夕,首尔市政方面集中精力研究对策,他们并不是一禁了之,而是在相关的街道地段设立临时性棚屋,引导摊贩合法化经营,其中食品摊要有健康证明。

  随着岁月的流失,韩国的小摊已经由单一的小吃摊,发展到花店、寿司店、日用品店和服装店等,由于这些店大多是装饰得很有个性的移动商店,有的摊主甚至把一辆大型客车改装成一个流动的超市和时装屋,在全市到处流动,其本身就是一道亮丽的城市风景。韩国MBC电视台将小摊称之为一种“道路文化”。

  韩国政府认为小摊主属于弱势群体,为此,小摊一般不纳税,只要申请加入“小摊业主协会”,获得批准后就可以摆摊了。有不少大学生将其作为创业或业余挣钱的好方式,并不认为路边摆小摊是一种低级的商业行为。

  在首尔的地铁站内,也会有一些摊点,卖发卡或是DVD。据一位地铁工作人员介绍,按照规定,这是不被允许的,但如果他们能做到不影响行人,不高声吆喝,也不强拉顾客,地铁方面一般也就默许了。如果说地铁方面的管理具有人性化的特征,那么这种管理也是需要前提的,即摊主要约束自己的行为,在赚钱的同时,不致影响他人的正常生活和起码的社会秩序。

【责任编辑:瑾萱】

分享到:
11.7K
凯风精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