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推荐列表

不仅是光鲜 细数退役后落寞的运动员们

2015年04月09日 15:06    作者:小鱼    来源:凯风安徽    [纠错]

  引言:日本从今年开始实施旨在保障运动员退役后生活的“第二职业生涯”计划,为运动员消除了对退役后出路的担忧,以至于全心、全力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回看我国运动员,每年退役人数相比日本而言数量更加庞大、情况更加复杂。年龄大,没有文化,训练后伤病缠身,又缺乏社会关爱,生存和就业危机重重。所谓成王败寇,那些没有获得奖牌的退役运动员境遇可想而知,他们都是旧体制下的牺牲品。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我国专业化训练体制缺乏相应的配套政策以及长期有效的社会保障制度。

  近期,有关刘翔退役的消息惊起蛙声一片,摆脱期待,摆脱非议,这实际上是一个英雄的完美谢幕。退役后的刘翔是转身离开,还是转型回来?所有人都在翘首以待。作为体育人刘翔无疑是幸运的,无论是一开始宣布退役亦或是退役后的去向,全国乃至世界人民都时刻关注着。

  有这样一群体育人,他们也都曾怀抱着为国争光的梦想驰骋沙场,长期的专业训练、脱产训练,牺牲了他们的青春与健康。昙花一现后时间和年龄的限制让这群退役后的运动员如同动物园里的老虎被扔回大自然一般,毫无野性可言。那这些的“弱势”运动员们是如何在社会这条大河中苦苦挣扎的呢?下面小编就为大家盘点一下那些生活境况窘迫的退役运动员。

 

  邹春兰,1990年曾获得全国女子举重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由于训练时长期服用禁药让她的身体出现了很糟糕的情况,喉结粗大、体毛浓密,不能生育,得依靠药物来维持女性特征,每隔几天她就要用镊子拔掉唇边的胡须。退役后,她很快在经济上也陷入困境,依靠在浴池给人搓澡养家糊口,每月收入不足500元。之后在全国妇联以及社会各界的帮助下,邹春兰在长春经营着一家洗衣店。

【责任编辑:小鱼】

分享到:
11.7K
读者评论
凯风精品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